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外岁月的博客

曾经的岁月已经化为了凌乱的碎片,我会时时的拣起一块碎片,去追忆那段美好的时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  

2012-08-26 22:24:18|  分类: 阿ho文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阿ho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我追逐着羊群,悠悠的漫步,心里还在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来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。牧民们说,今年雨水还算丰富,前些年几近枯萎的草这才又长出许多青来。说是青,但我觉得整体上还是黄黄的。想起儿时的生活情境,蜿蜒的小河边,工人村成片的新房都是三层楼的哥特式红砖建筑,尖尖的屋顶上,竖立着漂亮的烟囱。

 

从二楼家里的窗户向外望,看得见小河对岸的绿草地;那个草,才叫一个青。可惜内地人不懂放羊技术,我只好在绿草地里养了几只小鸡来打发少年寂寞。三楼的邻居里有青年筑了竹笼养一群鸽子,那些鸽子在尾巴上绑个哨,嗡嗡的在天上盘旋起来很是洋盘。

 

当然,我也会编织竹笼子,也可以养一群鸽子来飞得洋盘。而根本的问题,是养鸽子需要喂玉米。玉米虽然属于粗粮,但粮店卖出来依然要收粮票。那时候我还要长身体,实在没有多余的粮票来养洋盘的鸽子。不过还好,我把小鸡当鸽子来养,我训练它们飞翔。成绩最好的时候,它们可以从我搭建在二楼窗户外的搓衣板上直接起飞,轻巧的飞跃过小河着陆在软软的绿草地上。

 

等到我自己成长为虎背熊腰的青年的时候,半导体收音机里开始播放面向广阔天地的动员曲。一帮兄弟伙打完群架,头破血流的坐在黄昏的小河边,对着哗哗流淌的河水唱苏联歌:

 

哪怕灾难接着灾难

也不能让我们颓唐

让我们结成朋友

我们永远有力量

啊,听风雪喧嚷

看流萤在飞翔

我的心向我呼唤

去动荡的远方……

 

那是一种莫斯科青年奔向遥远西伯利亚式的悲壮。其实,远方的山村比城里安详,动荡的,是知识青年那颗年轻的心。当上农民后进深山打猎,发现那些漂亮的锦鸡真的会飞。

 

羊群融入天边的白云,黄黄的草地裂开一溜缝隙。一群马儿,泡在浅水河里喝水洗澡。极目天际,地貌起伏,草原辽阔。一位牧马哥飞马来在河边,孤独的摇着后脑勺上扎的小辫唱道:

 

亲爱的姑娘我爱你

今生今世不离弃

 

然而我左顾右盼,空旷的草原上不见来者,连个蒙古包都看不到。牧马哥用手指着远方,说,额尔古娜。想想上大学的时候,校园里的动人姑娘不老少,可惜最后都在尾巴上绑个哨,如鸽子般洋盘的飞走了。于是,我决定跟着牧马哥去见额尔古娜。跨上马背,又勾起自己当年在生产队骑水牛的威武记忆。蒙古马好像比老水牛更加善解人意,我不会操作缰绳,它自己晓得跟在牧马哥骑的那匹马身后跑。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没有树荫的遮挡,草原上太阳的紫外线把眼睛刺得干痛。也许是离西伯利亚近了些,尽管八月的烈日当头,气温却不高,晚上的气温更是低到摄氏9度;这要在天府之国已经算是寒冬腊月了。我热地不知寒地冷,穿件衬衫就跑来大草原做客,光光的脑袋受不住凉风,不得不就地买了三顶帽子来应急保暖。脑袋暖和了,骑在马上就要东想西想:这里是成吉思汗时期的古战场,大军从哪里聚集起来,又能够到哪里去隐蔽?

 

额尔古娜,静静的躺在一座草坡的下方。我爬上草坡朝下望,发现确实如同那个莞尔的名字一般,她很美丽。牧马哥所指的额尔古娜,其实是呼伦贝尔大草原中的一处湿地,由于水分充足,这里灌木丛生,青草碧绿。当地的居民,习惯了在美的环境里生活,他们的砖木房子油漆得很漂亮,房子外围长满了艳丽的花卉。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牧马哥挂记着马群,奔浅水河而去。我补充了水分,便与额尔古娜的居民聊天。这里的水还不算多,当地居民说,真正维持大草原水分的,是呼伦湖和贝尔湖。我明白了,原来这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名字,就是以呼伦湖和贝尔湖起的。好,我走,去呼伦湖。虽然草原上没有参照物,但聪明的草原人民牵起铁丝当路标,只要袋子里的干粮还有得啃,你尽管顺着铁丝往前走就是了。二百里草路有点远,可铁丝的那头,是水的无限诱惑。

 

亲爱的姑娘我爱你

人生旅程好吃力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走了一天再一夜,黄草渐渐变绿。当脚下接触到湿漉漉的泥草时,通身的感官似乎都察觉到了呼伦湖的气息。呼伦湖边的草,不仅青,还长得深。湖水浑厚,一些小鸥在水面歇息,一些小鸥滑翔天空。我知道它们的妈妈大鸥在嘉新开工厂,等钱赚够了,会提着笼子来带它们走的吧。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小鸥想大鸥,我也该往回走了。喝一口呼伦湖水,冰凉浸肺。细细的铁丝引路,我看到了道轨和火车头。打一张票,月台上的热闹给人进城的感受。胪宾,扎赉诺尔,多么奥妙的名字,我想起了上海的虹口。时光如梭,万事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那么,再见了,呼伦贝尔;再见了,蒙古族同胞;再见了,曾经梦中的大草地。

 

亲爱的姑娘我爱你

相识相知相别离……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呼伦贝尔大草原 - swsy1977 - 上外岁月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2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