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外岁月的博客

曾经的岁月已经化为了凌乱的碎片,我会时时的拣起一块碎片,去追忆那段美好的时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驴与鲮鱼  

2013-02-27 14:23:05|  分类: 老驴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今年冬天的雪有点多,天也有点冷,大地凝固了,凝固在一片白茫茫、灰蒙蒙之中,就像那头奄奄一息的老驴。

 

青蛙钻洞了,乌龟也冬眠了,可是候鸟般的人们却忙碌起来,或去天涯,或去宝岛,更有甚者,就连西伯利亚那耐寒的老牛都去了一趟南太平洋,乐悠悠地兜上一圈,回来那个谝呀,令半冬眠状态的老驴好一阵心痒。而今的老驴哪里都不能去了,只能头尾蜷曲着,瑟瑟发抖地,在他那透风撒气的、阴冷潮湿的驴棚里做着春天的梦。

 

春天,多美好的春天!多令人心动的春天!多叫人陶醉的春天!温暖的阳光,和煦的春风,嫩绿的小草,娇柔的花朵,还有清脆的鸟鸣,迷人的蝶舞。那是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!曾经的老驴多想变成一只蝴蝶在花红柳绿中起舞,那种浪漫令人着迷。而今的老驴心中还有春天吗?纵然让你变成一只蝴蝶你还舞得动吗?舞不动了,舞不动了。

 

老驴曾经在京城的某个禅院里打过坐。那里的一位禅师给老驴讲过一个或许有或许没有的实验。说是一位生物学家把大鲮鱼和小鲦鱼放进同一个玻璃鱼缸里,大鲮鱼便凶猛地扑过去将小鲦鱼吃掉了。然后生物学家用玻璃板把它们隔开。开始,鲮鱼仍然兴奋地朝对面进攻,渴望能逮到鲦鱼,可每一次它都重重地撞在玻璃板上,不仅没有吃到鲦鱼,而且还把自己撞得晕头昏脑。

 

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后,鲮鱼沮丧了,放弃了,绝望了。当生物学家再将玻璃板抽去之后,面对近在眼前的唾手可得的鲦鱼,鲮鱼却视若无睹了。即便那肥美的鲦鱼一次次擦着它的唇鳃不慌不忙地游过,即便鲦鱼的尾巴一次次拂扫它饥饿而敏捷的身体,碰了壁之后的鲮鱼已经再也没有了进攻的欲望和信心。

 

几天后,鲦鱼依然自由自在地畅游着,而鲮鱼却已经翻起雪白的肚皮漂浮在水面上了。

 

也许曾经有过这个实验,也许这完全是现代版的寓言。这些似乎已经无关紧要,因为老驴的心与鲮鱼是相通的。老驴也曾经像鲮鱼一样憧憬过,兴奋过,疯狂过,但在一次次的头破血流之后,一切欲念便灰飞烟灭。老驴的心已经死了。好吼的老驴不再想吼。

 

老子说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最终还是要九九归一。鲮鱼被做成了鲮鱼罐头,也许就在明天,你所看到的那些可口的即食阿胶中,就会有用老驴的驴皮熬制而成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